原创文章首页 > 法律研究 > 原创文章 > 详情

合同无效对合同其他条款的影响


四、合同无效对合同其他条款的影响
施工合同无效,对合同其他条款有何影响,争议较大。具体包括以下情形:
1、付款条件、付款时间是否参照合同执行?存在较大争议。《施工合同司法解释一》第6条第2款规定:“损失大小无法确定,一方当事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的质量标准、建设工期、工程价款支付时间等内容确定损失大小的,人民法院可以结合双方过错程度、过错与损失之间的因果关系等因素作出裁判。”可以看出,虽然施工合同无效,但是施工合同关于工程质量、工期、计价依据、支付时间等内容的约定是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应当允许当事人参考这些内容来确定损失大小,《施工合同司法解释一》肯定了付款条件、付款进度的效力。本书认为,付款条件、付款进度属于工程价款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些内容是判断发包人是否构成逾期付款,进而确定其是否承担逾期付款责任的事实基础,也是承包人就工期延误行使先履行抗辩权的事实基础,对当事人的权利义务具有重大影响,故付款条件、付款时间应当参照合同执行。

2、对“逾期答复视为认可”条款的影响。《施工合同司法解释一》第21条规定:“当事人约定,发包人收到竣工结算文件后,在约定期限内不予答复,视为认可竣工结算文件的,按照约定处理。承包人请求按照竣工结算文件结算工程价款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本书认为,本条属于工程结算条款,施工合同无效,质量验收合格,参照合同约定的计价方法对承包人折价补偿,施工合同无效不影响“逾期答复视为认可”条款的适用。

3、对结算协议效力的影响。结算协议是就工程结算达成的协议,结算协议效力独立于施工合同,施工合同无效并不导致结算协议无效。《北京高院解答》第7条也明确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当事人一方以施工合同无效为由要求确认结算协议无效的,不予支持。”这是成熟裁判观点,没有争议。

4、对违约金、利息、质量保证金的影响。施工合同无效,违约金条款亦无效。《施工合同司法解释一》第26条规定:“当事人对欠付工程价款利息计付标准有约定的,按照约定处理。没有约定的,按照同期同类贷款利率或者同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计息。”施工合同无效,合同约定的利息标准亦无效,但是利息属于工程款的法定孳息,承包人可以要求发包人按照同期利率标准支付计息,或者选择要求发包人承担逾期付款的赔偿责任。质量保证金是否返还,存在两种观点,本书认为,质量保证金是担保承包人对缺陷工程进行修复的款项,与合同效力无涉,应当保留至合同约定的返还期限。

5、对企业管理费、规费、利润的影响。本书认为,不具备施工企业资质的单位、个人承揽工程,与建筑企业相关的企业管理费、规费,不予支持。企业利润与资质无关,应予支持。

6、对管理费的影响。一种观点认为,挂靠、转包、违法分包行为无效,承包人基于违法行为取得管理费不应支持;另一种观点认为,承包人实际参与了管理,对外承担了责任,有权获得管理费。本书认为,对管理费应当纳入工程结算理解,根据民法典第793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是建设工程经验收合格的,可以参照合同关于工程价款的约定折价补偿承包人”的规定,虽然挂靠合同(转包合同、违法分包合同)无效,但是挂靠人(转承包人、违法分承包人)获得的利益是管理费之外的价款,其主张获得全部工程价款,不予支持。承包人参与了工程管理,对外承担了责任,且《施工合同司法解释一》取消了《2004年施工合同司法解释》第4条关于“收缴当事人已经取得的非法所得”的规定,承包人有权获得管理费。

7、对可得利益赔偿的影响。《民法典》第584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造成对方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但是,不得超过违约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者应当预见到的因违约可能造成的损失。”合同有效,当事人通过履行合同而获取的利益应当依法保护。无效合同自始无效,当事人主张可得利益,不予支持。

8、对奖励条款的影响。一种观点认为,奖励款不属于工程价款范畴,实际施工人请求发包人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奖励款,不予支持。也有观点认为,所谓奖励款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奖励,“施工合同约定的款项,要么是对价款,要么是违约责任,而奖励款显然不属于违约责任,只能归之于对价款。”无论是提前竣工奖励,还是质量奖励,承包人想要获得奖励金,必须要通过加大人力、物力的投入,以符合获得奖励金的前提条件。从这个角度而言,奖励金实际上是发包人为承包人额外付出所支付的对价,应当属于工程款的一部分。奖励金条款应当属于《民法典》第793条所规定的“合同关于工程价款的约定”,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时,应当参照适用该条款折价补偿承包人。两种观点的分歧在于奖励款是否属于工程价款的范畴,本书认为,根据《建筑安装工程费用项目组成》(建标[2013]44号)、《建设工程工程量清单计价规范》(GB50500-2013)的相关规定,奖励款不属于工程价款的范畴,奖励条款可以理解为因承包人提前竣工或获得特定奖项,发包人允诺支付的一项补偿金,虽然施工合同无效,但是发包人允诺是一个独立条款,承包人请求发包人支付奖励款,应予支持。

9、对罚款条款的影响。罚款条款,通常认为是违约金条款,例如《北京高院解答》第37条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承包人存在工期迟延、质量缺陷、转包或违法分包等违约行为,发包人可对承包人处以罚款的,该约定可以视为当事人在合同中约定的违约金条款,应依据《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的规定予以处理。”施工合同无效,违约金条款亦无效。诉讼中,对承包人已经签署确认的罚款单,发包人要求扣除罚款的,人民法院予以支持,对发包人单方提供的未经承包人签署的罚款单,不予支持。当然,发包人有证据证明承包人存在工期延误、质量缺陷等行为,可以要求承包人赔偿损失。

综上分析,合同无效对当事人权利义务具有重要影响,但是目前各地法院裁判观点不统一,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类案检索
典型案例: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法民申1218号裁定
裁判规则:关于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规定的原意应当是参照合同约定确定工程价款数额,主要指工程款计价方法、计价标准等与工程价款数额有关的约定,而双方间关于付款节点约定的条款,不属于可以参照适用的合同约定。因此,肖某佑要求支付逾期工程进度款利息的主张缺乏法律依据,原审判决未予支持并无不当。


案例解读:
合同无效,是诉讼阶段人民法院对合同效力的评价,但是双方发生纠纷之前,仍按“有效合同”对待并履行,付款节点属于工程价款的重要组成部分,付款节点是判断发包人是否构成逾期付款的参照点。客观而言,发包人逾期支付工程款,承包人或者对外高息融资,增加资金成本,或者采取停工措施,加深双方矛盾。如此循环,危害交易安全,推迟工程项目进程。因此,即使合同无效,也应当肯定付款节点的约束力。

典型案例: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法民终2019号判决
裁判规则:依照上述规定,工程价款利息是法定孳息,发包人因占用工程价款实际受益,应向承包人支付利息。京顺诚公司主张工程款利息应作为天润建设公司的损失自行承担,缺乏依据。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的,承包人仍有权主张欠付工程价款利息,原判决判令京顺诚公司支付相应的利息,并无不当。


典型案例:最高人民法院(2020)最高法民申2089号裁定
裁判规则:因合同无效,其中关于进度款迟延支付利息的约定对双方当事人无法律约束力,启航建设公司诉请嘉鼎祥置业公司按照相关约定支付工程进度款利息,依据不足。二审判决在参照合同约定确定折价补偿数额的前提下,根据双方过错情况,酌情确定欠付款项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自启航建设公司起诉之日起计算利息,虽在裁判理由中未明确阐述存在一定瑕疵,但判决结果并无不当。启航建设公司该项再审理由,依据不足。


典型案例: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法民终589号判决
裁判规则:按照合同约定,工期延误违约金应计算为3288339.5元(31317519元×0.5‰/天×210天)。因《桩基工程施工合同》无效,该违约金不能当然被采纳。但因苏南公司施工质量存在问题,导致案涉工程工期延误并造成损失,苏南公司应向新城公司支付适当的工期延误损失。由于新城公司在苏南公司开始施工时未取得施工许可证,对案涉工程肢解发包,存在过错,本院参照工期延误违约金的数额,酌定苏南公司、新城公司各承担百分之五十的工期延误损失责任,故苏南公司应向新城公司支付工期延误损失1644169.7元。


案例解读:
施工合同无效,关于违约金、利息计算方法的约定亦无效。
虽然施工合同无效,但一方当事人不履行合同造成对方当事人损失的后果客观存在,过错一方也应当承担法律责任。最高法民终2019号判决、最高法民申2089号裁定,发包人拖欠工程款,应当按照法定利率标准支付利息。最高法民终589号判决,工期延误违约金可以视为发包人损失,根据当事人的过错程度予以分担。

典型案例: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法民终750号判决
裁判规则:关于美亚公司应否支付提前竣工验收奖励款30万元问题。美亚公司与中天公司约定如中天公司在2016年3月31日竣工验收合格,给予30万元奖励款。因案涉施工合同无效,合同约定的奖励条款亦无效,中天公司依据合同要求美亚公司支付30万元提前竣工验收奖励款的主张不能成立。一审法院支持中天公司要求美亚公司支付30万元提前竣工验收奖励款的诉讼请求不当,本院予以纠正。
关于质保金返还问题,因案涉施工合同无效,质保金条款亦无效,合同中关于质保金扣留比例及返还时间的约定,对合同当事人不具有法律约束力。美亚公司依据合同约定主张扣留质保金不能成立,案涉工程价款质保金应随工程款一并返还。一审法院判决美亚公司按照合同约定返还质保金不当,本院予以纠正。


案例解读:
施工合同无效,关于提前竣工奖励款、质量保证金返还期限的处理,一审法院与二审法院之间存在截然不同的判决结果。可见,无效合同对合同其他条款的影响力问题,仍然存在较大争议。本书认为,施工合同因为违反资质、违反招投标制度、违反行政规定制度而无效,提前竣工奖励、质量保证金返还期限的约定与合同效力无涉,应当参照执行。(说明:本文内容来源于邢万兵律师专著《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要点解读与类案检索》,法律出版社,2022年10月第1版)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路万达广场F座2512室 法律咨询:010-88696488 18600599891 邮箱:49051191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