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首页 > 法律研究 > 原创文章 > 详情

《河南高院实质性化解建筑纠纷案件工作指引》要点解读+典型案例



 
阅读提示:2021年9月4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强化建筑领域纠纷案件实质性化解的工作指引》发布,北京和铭律师事务所邢万兵律师对其中要点进行解读。
 
首先通过分析大数据,了解河南省建设工程案件的审理现状。
 
数据一:截止《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强化建筑领域纠纷案件实质性化解的工作指引》(简称“指引”)发布之日即2021年9月4日,2021年全国法院建设工程案件数量130476件,其中河南省13728件,全国占比10%,数量位居全国第一。第二位和第三位是山东省、江苏省,数量未过一万。
 
数据二:2020年,全国法院建设工程案件数量367605件,其中河南省32882件,全国占比8.9%,数量位居全国第一。第二位和第三位是山东省、江苏省,数量未过三万。
 
数据三:2019年,全国法院建设工程案件数量339319件,其中江苏省27357件,位居第一,河南省27186件,比江苏省少171件,位居第二,全国占比8%,山东省位居第三。
 
数据四:2020年,最高人民法院受理建设工程纠纷申请再审案831件,启动再审55件(含本院提审、发回重审、指令再审),其中河南11件、山东4、江苏1件。
 
以上数据来源于中国裁判文书网。
 
大数据说明河南省建设工程案件数量位居全国之首,呈逐年上涨趋势,一方面反映出近十几年河南省经历了大建设、大发展,成绩有目共睹,不容置疑,另一方面说明人民法院在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保障经济健康发展、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多元化解决纠纷等方面有待加强。
 
基于此,“为进一步提升建筑领域纠纷案件的审判质效,最大限度减少延宕审限,最大限度保护施工方合法利益”,发布《指引》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围绕这一宗旨,《指引》从五个方面进行规定。


一、积极落实先行判决制度
 
“先行判决制度”最早规定的1991年民事诉讼法第139条,至今已有30年,应该说不是新制度。建筑纠纷案之所以复杂和冗长,是因为其中的工程造价、工程质量等专门问题需要通过司法鉴定途径予以查明,再加之上诉率高再审申请率高,一起建设工程纠纷案耗时二年三年,极为常见。
 
其实,一个案件无论多复杂,都可以分为无争议部分和有争议部分,根据“先行判决制度”,对无争议部分先行判决,使施工人尽快获取工程款,有争议部分通过司法鉴定方式解决。迟来的正义不是真正的正义,如果让无争议部分“陪伴”有争议部分经历鉴定、二审等冗长诉讼流程,不是公平正义的结果。
 
近年,河南省辖区内法院陆续实行“先行判决制度”审理建设工程纠纷,河南省高级人民判决的案例有:
 
清丰县东盟置业有限公司、河南裕华建设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2017)豫民终465号判决。
 
安阳中广发汇成置业有限公司、杭州建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一审,(2016)豫民初15号判决。
 
驻马店市富兴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林豫建工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一审,(2018)豫民终686号判决。
 
具体操作层面,一审程序中,庭前会议或案件第一次开庭之后,法官应当主动识别无争议部分和有争议部分,先行判决无争议部分。二审程序中,如果需要发回重审,并非全案发回,无争议部分可以维持原判,仅就有争议部分裁定发回。

 二、严格规范司法鉴定行为
 

 
司法鉴定是法官查明案件事实的方法,司法鉴定服务于法院审判,法官应当用好司法鉴定。
 
 
司法鉴定的基本原则包括慎重启动原则、范围最小原则、尊重合同原则、有效鉴定原则、分工制约原则,《指引》的规定完全符合这些原则。
 
《指引》强调“必须加以严格管理和规范”,管理和规范的对象是谁?本文认为,既然司法鉴定服务于法院审判,首要管理和规范的对象是法官,表现在以下方面:
 
1、一个案子是否应当启动司法鉴定?当事人既未达成结算协议、又无法通过其他方式确定工程价款的,应当启动司法鉴定查明工程价款,反之,不应当启动。工程验收合格或发包人实际使用,发包人以质量不合格为由申请质量鉴定的,不予准许。举证是当事人与法官互动的过程,《民事诉讼法》第65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应当及时提供证据。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主张和案件审理情况,确定当事人应当提供的证据及其期限。”当事人有责任提供证据,但究竟应当提供什么证据,最终由法官确定,法官认为需要启动司法鉴定的,应当向负有举证义务的一方释明并告知不申请鉴定的法律后果,谨防“不进行鉴定而简单裁判”。
 
2、司法鉴定应当在一审程序中完成。司法鉴定解决的是工程款、工程质量等基本事实,对当事人权利义务具有重大影响,一审程序中应启动鉴定而未启动,当事人在二审中提出鉴定申请的,二审法院认为鉴定申请影响案件基本事实,通常做法是发回重审,这意味着当事人又回到原点。多经历一轮诉讼,人为延长了审限,故《指引》要求“需要鉴定的应在一审程序启动,尽量减少二审启动鉴定或因一审未鉴定导致事实不清发回重审”。
 
3、遵守合同约定的计价方式。《指引》强调“避免以鉴定代替约定”,指合同约定了计价方式、结算流程、付款条件等条款,约定了逾期回复视为认可、业主支付前提、参照总包价款下浮等条款,这些条款是谨慎理性商人权衡风险利弊后作出的约定,体现了“制约与平衡”理念,法官应当充分尊重,不应轻易动用司法手段进行干预。
 
4、充分运用审判权全程指挥司法鉴定。司法鉴定是一项技术活动,鉴定机构解决的是技术问题,司法鉴定服务于审判活动,故法官应当全程指挥司法鉴定,包括鉴定启动、鉴定内容、鉴定范围、鉴定思路、鉴定方法、签证单有效性、合同效力、鉴定意见取舍等问题,均属于审判权,不应鉴定机构行使,“防止出现司法不作为、变相让渡司法权的情况”。
 
5、确保司法鉴定有质量有效果。实践中经常出现无效鉴定,例如,鉴定思路错误导致重新鉴定、鉴定意见作出后法官却不予采纳、多家机构出具多份相互矛盾的鉴定意见,这类鉴定不仅没有解决问题,反而人为扩大矛盾,故《指引》强调“防止出现明显不符合常理甚至相互矛盾的鉴定结论”。
 
 
三、惩戒虚假恶意诉讼
 
本条主要写给当事人及诉讼代理人。
 
《指引》提及建筑领域三大虚假诉讼“冒用实际施工人身份、虚假结算、恶意确认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符合建筑领域实际情况。冒用实际施工人身份,指承包人、分承包人为未实际施工的第三人出具虚假欠款手续,由第三人冒充实际施工人向发包人主张权利的行为。虚假结算,指建筑企业的项目经理、项目负责人、挂靠人与下游承包人恶意串通,加大或虚构结算金额,损害建筑企业合法权益的行为。恶意确认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指发包人与承包人串通,加大结算金额,要求法院确认承包人享有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损害抵押权人、其他债权人合法权益的行为。
 
承包人要求确认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被人民法院驳回的典型案例,可以查阅黑龙江农垦博然建筑工程有限公司、黑龙江农垦博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法民申3899号裁定。
 
 

四、着力推进典型案例发布

 
典型案例具有准法律的作用,一个案例胜似一堆文件,当事人根据典型案例的裁判规则可以预测诉讼结果,从而做出理性判断,有利于定分止争,及时化解矛盾。典型案例发布后,北京和铭律师事务所再行解读,敬请继续关注。
 
五、大力构建多元解纷机制
 
人民法院已经充分认识到了律师在化解建设工程纠纷中的积极作用。
 
建设工程案件为何一审服判息诉率相对较低,上诉率高、申请再审率高、发改提指率高?每一起案件都有律师代理,其中部分律师长期研究建设工程纠纷,专业基础扎实,然而代理意见却被草草处理,提出各项申请不予理睬,当事人不服判决情绪一定程度上感染了代理律师,继而引起二审、再审。
 
《指引》指出“强化法律职业共同体建设”,实际上是要求各级法院充分听取律师意见,积极发挥律师在化解建筑纠纷中的积极作用,《指引》提出“法院主动加强与同层级司法行政管理部门、律师协会的对接,搭建定期会商、共同培训、业务研讨等多种方式的专业化建设平台;在易发生争议的专业化问题上最大程度弥合分歧,达成共识,促进裁判尺度的统一,建立和谐法官律师关系。”
 
笔者试图联想法律职业共同体的几幅场景:
 
1.河南高级人民法院主动与河南省司法厅、河南省律师协会对接,就专业问题召开研讨会,形成会议纪要。
 
2.河南高级人民法院编撰指导案例时,吸收专业建筑律师参与,律师成为编写组成员。
 
3.裁判文书主动回应律师观点,不采纳律师意见、不准许各项申请的,在裁判文书中予以论述。
 
4.组建建筑法庭,专门审理建筑领纠纷,对代理人专业水平提出一定要求,并推出一批专业法官与专业律师。

 
(文\北京和铭律师事务所邢万兵,转载注明出处,欢迎关注建筑法大讲堂)





 附: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强化建筑领域纠纷案件实质性化解的工作指引
 

    为认真贯彻习近平法治思想,切实把优化营商环境融入司法办案的全过程,进一步提升建筑领域纠纷案件的审判质效,最大限度减少延宕审限,最大限度保护施工方合法利益,将“我为群众办实事”实践活动落到实处,经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民四庭法官会议研究,形成本指引。

     一、积极落实先行判决制度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案件,其中一部分事实已经清楚,可以就该部分先行判决。”

    建设工程案件的事实认定相对复杂,相当一部分案件还存在本诉反诉交织、启动鉴定等情形,造成审理期限较长;同时由于当事人对抗性强以及部分当事人刻意拖延诉讼等因素,一审服判息诉率相对较低,上诉率、申请再审率、发改提指率相对较高的“三高一低”情形比较突出,施工人追要工程款权益难以尽快实现。为及时保护施工人的合法权益,各级法院应当积极落实《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规定,对于各方无异议以及其他符合先行判决条件的,应及时先行判决;必须发回重审的,也要慎用全案发回。应当及时回应施工人的合法诉求,维护下游农民工的合法权益,防止损失因诉讼拖延而扩大。

    二、严格规范司法鉴定行为

    司法鉴定是影响建设工程纠纷案件审限的重要因素,必须加以严格管理和规范。

    严格审查鉴定条件。对于结算方式约定明确,现有证据足以认定待证事实的,不应启动司法鉴定,避免以鉴定代替约定;对于必须通过司法鉴定才能查清案件事实的,应当在一审程序中积极行使释明权,不能不进行鉴定而简单裁判。

    合理确定鉴定范围。对当事人无争议或事实清楚的部分以及无法鉴定的部分应当先行确认,将鉴定内容尽量限缩在双方争议最小范围后再委托鉴定,避免人为增加鉴定成本,延宕鉴定时长。

    坚决防止以鉴代审。积极行使司法审查权,对于鉴定材料关联性、合法性进行审查,对鉴定报告组织质证认证,防止出现明显不符合常理甚至相互矛盾的鉴定结论,防止出现司法不作为、变相让渡司法权的情况。

    有效压缩鉴定周期。对当事人提交鉴材时间和鉴定机构的鉴定期限做出明确要求,防止鉴定拖延;需要鉴定的应在一审程序启动,尽量减少二审启动鉴定或因一审未鉴定导致事实不清发回重审,避免再审程序启动鉴定。

    三、严厉惩戒虚假恶意诉讼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加大对虚假诉讼、恶意诉讼、无理缠诉行为的整治力度。

    规制惩戒拖延诉讼。强化规则指引,倡导诚信诉讼和理性诉讼。在明显无正当理由和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对于当事人和诉讼代理人在诉讼中滥用管辖权异议、申请启动鉴定、中止诉讼、延期举证、延期开庭,虚假调解、不请求改判单纯请求发回重审等恶意拖延诉讼行为,应严格把握审查标准,依照关于妨碍民事诉讼的相关规定,根据不同情形予以训诫、罚款或司法拘留。

    防范打击虚假诉讼。在审判中着力提高防范和甄别意识,精准识别试图通过恶意串通、虚构事实、隐瞒伪造证据等方式,使法院作出错误裁判,侵害国家利益、公共利益及他人合法权益,扰乱司法秩序的行为。对冒用“实际施工人”身份、虚假结算、恶意确认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等多发高发问题,要加大证据审查力度,拓宽依职权调查范围。认定涉嫌虚假诉讼的,依法予以训诫、罚款、拘留;涉嫌犯罪的,坚决依法移送犯罪线索;涉嫌虚假鉴定、审计、评估的,除训诫、罚款外,立即从人民法院委托鉴定专业机构名录中除名,同时向司法行政部门或行业协会发出司法建议。

    四、着力推进典型案例发布

    典型案例对于树立正确裁判导向、引导合理诉求、预防恶意诉讼、建立社会诚信具有重要的作用。省法院和中级法院建立生效裁判典型案例发布制度,对于符合以下条件的案件,予以定期发布:

    (一)当事人对抗性强、矛盾突出,案情复杂,裁判效果好,当事人未提出上诉的一审案件以及未申请再审、抗诉的二审案件;

    (二)群诉群访情绪激烈,社会不稳定风险高,裁判结果案结事了,政治效果、法律效果、社会效果统一的案件;

    (三)主动落实先行判决、有效防止诉讼拖延、严惩虚假恶意诉讼,及时保护施工人及农民工合法权益的案件;

    (四)有利于在全省统一裁判尺度,树立正确裁判导向,引导行业内合理诉求的示范性案件;

    (五)利用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以调解、和解等方式化解纠纷,社会效果良好的案件;

    (六)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其他案件。

    五、大力构建多元解纷机制

    整合社会资源和力量,参与矛盾纠纷化解,构建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

    强化法律职业共同体建设。专业化审判与专业律师代理是司法专业化的一体两面。各级法院要主动加强与同层级司法行政管理部门、律师协会的对接,搭建定期会商、共同培训、业务研讨等多种方式的专业化建设平台,积极推进法律职业共同体。在易发生争议的专业化问题上最大程度弥合分歧,达成共识,促进裁判尺度的统一;建立和谐法官律师关系,在化解纠纷中形成合力,减少矛盾和对抗,促进案结事了。

    加强纠纷溯源治理。认真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把非诉讼纠纷解决机制挺在前面”的要求,建立与政府主管部门和建筑业、房地产行业协会的长效沟通协商机制,下好“先手棋”,对行业发展、企业诉求、风险态势主动了解掌握,形成源头预防、前端化解、诉中咨询、专家调解、终端解纷的合力。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2021年8月27日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路万达广场F座18层 咨询热线:010-88696488 邮箱:zgls12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