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首页 > 法律研究 > 原创文章 > 详情

原创:标的额不足5万,最高人民法院一审,看看多大的事?


                 
                    李小岗与西宁林顺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邵继林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民事裁定书


  审理法院:最高人民法院

案号:(2019)最高法民辖60号

审理程序:一审

 

原告:李小岗

被告:西宁林顺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

被告:邵继林,系西宁林顺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住甘肃省临夏县

 

审理经过

原告李小岗与被告西宁林顺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宁林顺公司)、邵继林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甘肃省临夏县人民法院于2019年2月21日立案。

 

原告李小岗诉称:2017年4月21日,李小岗与西宁林顺公司签订《内务班组劳务承包协议书》,约定李小岗承包西宁市湟中县西堡镇东花园村硬化路,并支付5万元押金。后该工程一直未施工,故起诉请求返回押金35500元、利息10000元、差旅费3000元,共48500元

 

甘肃省临夏县人民法院认为,西宁林顺公司位于西宁市城西区,双方的合同履行地在西宁市城西区,该院对案件无管辖权。故于2019年4月29日裁定:将案件移送青海省西宁市城西区人民法院处理。

 

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双方当事人之间的纠纷属于劳务合同纠纷。双方当事人劳务承包协议约定的劳务履行地为西宁市湟中县西堡镇东花园村,并非西宁市城西区。双方劳务承包协议实际未履行,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十八条第三款“合同没有实际履行,当事人双方住所地都不在合同约定的履行地的,由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的规定,本案被告邵继林的住所地为临夏县,甘肃省临夏县人民法院对案件有管辖权,其移送不当。经与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协商未果,报请本院指定管辖。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

应当依据当事人诉争的法律关系性质确定案由。本案中,李小岗与西宁林顺公司签订的《内部班组劳务承包协议书》虽名为劳务承包,但双方在协议中约定的是对西堡镇东花园村硬化路工程项目进行施工,并约定由乙方李小岗对工程人工和材料进行全额垫资,即由李小岗包工包料,而非仅提供劳务。该合同符合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法律特征,应当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八条第二款规定,按照不动产纠纷确定管辖。根据双方签订协议,项目所在地位于青海省西宁市湟中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三十三条的规定,由不动产所在地即青海省西宁市湟中县人民法院专属管辖。甘肃省临夏县人民法院将案件移送青海省西宁市城西区人民法院不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三十六条、第一百五十四条的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本案由青海省西宁市湟中县人民法院审理。

本裁定一经作出即发生法律效力。

 

审判长:杨立初
审判员:纪力
审判员:周其濛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案例解读:
 
本案金额不足5万,事实清楚,法律关系简单,因管辖问题产生争议,先是跨省移送,之后两省高院商定无果,最终报请最高人民法院解决管辖问题。
 
本案涉及的法律问题是施工合同未履行,因退还保证金发生纠纷,是否适用不动产专属管辖?
 
《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28条第2款规定:“农村土地承包经营合同纠纷、房屋租赁合同纠纷、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政策性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按照不动产纠纷确定管辖。”《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2015年2月4日起实施,实施之后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按照不动产专属管辖确定管辖法院,由工程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辖。
 
由此引发的三个问题是:建设工程分包合同纠纷是否适用不动产专属管辖?勘察合同纠纷与设计合同纠纷案是否适用不动产专属管辖?施工合同未履行,退还保证金纠纷是否适用不动产专属管辖?
 
问题一:2015年8月27日的人民法院报刊登作者为“高民智”的文章《关于民诉法解释中有关管辖若干问题的理解与适用》,文章称:“我们认为,应当按照不动产纠纷由不动产所在地法院专属管辖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不限于《民事案件案由规定》的建设工程合同纠纷项下的第三个第四级案由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应当包括该项下的建设工程施工相关的案件:(3)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4)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纠纷、(5)建设工程分包合同纠纷、(6)建设工程监理合同纠纷、(7)装饰装修合同纠纷、(8)铁路修建合同纠纷、(9)农村建房施工合同纠纷。”高民智,是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的集体笔名,文章观点代表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观点。2015年12月31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管辖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9条规定适用不动产专属管辖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也包括前述七类四级案由。综合“高民智”观点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规定,建设工程分包合同纠纷案适用不动产专属管辖。
 
问题二:《民法典》第788条第2款规定:“建设工程合同包括工程勘察、设计、施工合同。”勘察合同、设计合同、施工合同是并列关系,《民事案件案由规定》将勘察合同纠纷、设计合同纠纷、施工合同纠纷列为并列四级案由,再结合“高民智”观点,勘察合同纠纷、设计合同纠纷不适用专属管辖。检索生效判决可以发现,这两类案件也不适用专属管辖,如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2019)渝民5号裁定认为:“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与建设工程设计合同均属于建设工程合同,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才适用不动产专属管辖规定,建设工程设计合同不适用专属管辖规定”。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9)京01民辖终957号裁定认为:“双方的合同关系为建设工程设计合同,而非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北科欧远公司主张按照不动产纠纷确定管辖,没有依据,本院不予采信。”
 
问题三:根据本案裁判规则,施工合同未履行,退还保证金纠纷适用不动产专属管辖。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辖61号裁定也认为:“本案系履行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分包合同引发纠纷,应建伟(原告)起诉主张案涉工程没有开工,大庆建筑公司重庆分公司(被告)亦未按照约定返还工程保证金,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八条第二款关于农村土地承包经营合同纠纷、房屋租赁合同纠纷、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政策性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按照不动产纠纷确定管辖的规定,本案应由工程所在地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人民法院管辖,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人民法院裁定将本案移送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审理有错误。”

 

一句话结语:

基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产生的纠纷,应当到建设工程所在地法院起诉。保险、靠谱、不折腾!

  (文/邢万兵)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路万达广场F座18层 咨询热线:010-88696488 邮箱:zgls12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