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案检索首页 > 法律研究 > 类案检索 > 详情

类案检索(工程量签证):监理签字值万金,别忘了身边的监理人员


【法律规定】
 

《施工合同司法解释一》
 

第20条 当事人对工程量有争议的,按照施工过程中形成的签证等书面文件确认。承包人能够证明发包人同意其施工,但未能提供签证文件证明工程量发生的,可以按照当事人提供的其他证据确认实际发生的工程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若干疑难问题的解答》
 

10、工程监理人员在签证文件上签字确认的效力如何认定?
 

工程监理人员在监理过程中签字确认的签证文件,涉及工程量、工期及工程质量等事实的,原则上对发包人具有约束力,设计工程价款洽商变更等经济决策的,原则上对发包人不具有约束力,但施工合同对监理人员的授权另有约定的除外。
 

【提出问题】
 

工程量是工程结算的基础文件,工程结算争议的重要表现形式是工程量争议。工程量争议,按照签证文件解决,对签证文件有争议的,监理人员的签字对认定工程量实际发生具有重要意义。
 

【典型案例】
 

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法民终1401号判决
 

上诉人(原审原告、承包人):中关村开发建设公司
 

上诉人(原审被告、发包人):潭衡高速公路公司
 

裁判观点:
 

工程签证的实质是工程承发包双方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履行过程中按合同就施工调整、顺延工期、造价调整、赔偿损失等所达成的双方意思表示一致的书面文件,是对原《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某些条款进行补充约定,所以签证可以作为工程结算、增减工程量及工程造价的依据。
 

土石方运距费3210656.13元的问题。如上述,签证单有监理等签字且经监理本人出庭认可,潭衡高速公路公司主张签证单系伪造,没有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信。原审法院未将该部分费用扣除,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签证程序不完善的65760.3元部分。该部分虽然只有监理代表和施工单位签字,没有建设方签字确认,但是根据建设工程监理工作规范,监理单位代表工程建设方对建设工程的质量、造价、进度等进行控制管理。建设单位与承包单位之间就工程建设有关的联系活动,一般通过监理单位进行。签署工程计量凭证、审查处理工程洽商变更,亦在监理单位职责范围之内。因此在签证有监理代表签字认可的情况下,潭衡高速公路公司关于签证未经其签字确认即工程尚未施工的主张,依法不予采信。
 

东湖、白果服务区中,签证不完善的1726047.17元部分。该部分签证单的签证程序虽然不完善,但是会议纪要有建设方、监理方和施工方的签字,可以证实该施工工程量确实发生,原审法院对此予以认定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潭衡高速公路公司关于签证单未经潭衡高速公路公司签字确认,该部分费用不应计入工程款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斜坡堰新增土方开挖1377065.27万元部分。建造房屋前必有土方开挖,房屋确实存在,证明存在实际工程量。虽然图纸与现场不同,但竣工图经过了监理签字确认,原审法院对该工程量予以认可,并无明显不当,本院予以维持。潭衡高速公路公司以图纸与现场不一致即否定实际存在的工程量,没有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潭衡高速公路公司主张部分签证单及会议纪要上监理向水林、潭衡高速公路公司刘经森的签名系伪造,申请笔迹鉴定。对此,向水林已在原审庭审时出庭接受询问,认可签证单的签字是其笔迹。原审法院据此对潭衡高速公路公司的笔迹鉴定申请未予准许,并无不当。在监理人认可签字笔迹、监理单位也未明确否认的情况下,潭衡高速公路公司再次向本院申请笔迹鉴定已无实际意义,本院亦不予准许。
 

中关村建设公司提出建业公司的鉴定存在100多项漏项,但鉴定人在原审时经过现场答疑、书面回复,做出了充分说明。从建业公司的说明来看,主要是中关村建设公司不能提供工程量实际发生的施工资料或准确计量计价的签证资料,该说明符合双方举证的实际情况。二审审理中中关村建设公司亦未提交新的证据对该主张进一步证明,中关村建设公司关于建业公司的鉴定未能准确地反映涉案工程的真实情况的主张,本院不予采信。
 

【和铭建筑律师分析】
 

对于土石方运距费等项目,中关村建设公司提供的签证单有监理人员签字,初步证明诉争工程实际发生,发包人潭衡高速公路公司对监理人员签字提出质疑,监理人员出庭进一步证明了签证文件的真实性,据此,人民法院认定这些签证项目实际发生。
 

中关村建设公司主张存在其他100多个漏项,但是未提供相关证据,《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90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中关村建设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存在100多个漏项,其主张无法获得支持。
 

何为“现场签证”?顾名思义,施工现场形成的签证,很多建筑企业听信口头承诺,工程完工后发包人的相关人员或离职或调动,根本无法形成有效签证文件。
 

本案提醒建筑企业,增强证据意识,在施工过程中落实签证文件,并通过会议纪要、监理签字、来往函、拍照录像等形式补强签证文件。
 

(文/北京和铭律师事务所)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路万达广场F座18层 咨询热线:010-88696488 邮箱:zgls12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