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案检索首页 > 法律研究 > 类案检索 > 详情

政府代建项目,谁是支付工程款的主体?

 
 
提出问题:
 
政府委托代建的商品房项目,政府是委托代建方,对承包人有无支付工程款的义务?
 
 
【典型案例】
 
案号:最高人民法院(2021)最高法民申2103号裁定
 
再审申请人(一审第三人、二审上诉人):王某东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苏杭置地公司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花山区政府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中仑建设公司
 
 
再审理由:
 
安置房工程是马鞍山市政府的民生工程,系由花山区政府委托苏杭置地公司代建的商品房,花山区政府应承担连带付款责任。
 
《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销售及回购协议》可以证明案涉房产是花山区政府委托苏杭置地公司代建的安置房,属于特殊商品房。依据《合同法》第402条和第403第2款,作为案涉项目代建人的苏杭置地公司在与王某东等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时,即提供了《销售及回购协议》,已披露了其代建人身份及项目所有权人系花山区政府。因此,作为委托人的花山区政府应向承包人王某东支付工程款。
 
花山区政府的派出机构花山区安置办公室一直派有专人在苏杭置地公司现场项目部负责安全、工期、财务、民工工资等全方位监管。作为实际建设方,花山区政府对苏杭置地公司的回购款专用金具有监管责任。现花山区政府不仅未能按期给付回购款,亦未对苏杭置地公司就案涉工程的回购款专用金用途尽到监管责任,导致资金不知去向,其应与苏杭置地公司承担连带付款责任。
 
 
争议焦点:
 
花山区政府是否应承担连带付款责任。
 
 
裁判观点:
 
2012年10月15日,苏杭置地公司与马鞍山市国土资源局签订《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取得了案涉工程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故苏杭置地公司是案涉工程的建设方,花山区政府不是工程建设单位或合作开发单位,也不是案涉《补充协议》《花山区上湖安置房小区一期工程施工合同》的当事人,马鞍山市花山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仅与苏杭置地公司存在安置房回购的法律关系。王某东依据《合同法》第402条和第403条第2款,主张花山区政府是实际建设方,花山区政府对苏杭置地公司的回购款专用金具有监管责任,其主张不能成立。
 
 
类案:
 
最高人民法院(2021)最高法民申2165号裁定
 
最高人民法院(2020)最高法民终236号裁定
 
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法民申6760号裁定
 
 
和铭律师分析:
 
民法典第465条规定了合同相对性原则,即合同仅在订立合同的当事人之间产生法律约束力,对合同之外的当事人没有约束力。委托代建的政府工程项目存在两类合同,第一类是政府与社会资本方的委托代建合同,第二类是社会资本方与承包人的施工合同,两类合同的性质、内容、当事人均不相同,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政府不是施工合同的发包人,不对承包人承担支付工程款的责任。
 
民法典第925条、第926条(原合同法第402条、第403条)规定了间接代理问题,符合法定条件的情形下,受托人以自己名义与第三人签订的合同约束委托人与第三人,承包人为摆脱合同相对性的束缚,选择此两条法律规定向政府主张权利。承包人所面临的问题之一是委托代建合同约定了投资、建设、回购等内容,不简单等同于委托关系,能否适用民法典第925条、第926条存在很大争议;问题之二是承包人要求政府与社会资本方承担连带责任,而根据民法典第925条、第926条,承包人只能选择向政府或选择向社会资本方主张权利,选定后不得变更,承包人主张连带责任没有法律根据。第三、政府可以向承包人主张其与社会资本方的抗辩,影响承包人权利的实现。第四、如果政府已经向社会资本方支付了回购款,并非因为政府原因导致拖欠工程款,承包人要求政府承担责任,也没有法律根据。
 
本文认为,如果政府拖欠社会资本方导致拖欠工程款,且政府对社会资本方的付款条件成就,承包人可以提起代位权诉讼,实现自身权益。
 
 
(文/北京和铭律师事务所邢万兵,专业建筑工程律师,高效解决建筑领域纠纷)
 
 
【法律规定】
 
《民法典》
 
第465条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
 
依法成立的合同,仅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但是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第925条受托人以自己的名义,在委托人的授权范围内与第三人订立的合同,第三人在订立合同时知道受托人与委托人之间的代理关系的,该合同直接约束委托人和第三人;但是,有确切证据证明该合同只约束受托人和第三人的除外。
 
第926条受托人以自己的名义与第三人订立合同时,第三人不知道受托人与委托人之间的代理关系的,受托人因第三人的原因对委托人不履行义务,受托人应当向委托人披露第三人,委托人因此可以行使受托人对第三人的权利。但是,第三人与受托人订立合同时如果知道该委托人就不会订立合同的除外。
 
受托人因委托人的原因对第三人不履行义务,受托人应当向第三人披露委托人,第三人因此可以选择受托人或者委托人作为相对人主张其权利,但是第三人不得变更选定的相对人。


 
 
委托人行使受托人对第三人的权利的,第三人可以向委托人主张其对受托人的抗辩。第三人选定委托人作为其相对人的,委托人可以向第三人主张其对受托人的抗辩以及受托人对第三人的抗辩。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路万达广场F座18层 咨询热线:010-88696488 邮箱:zgls12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