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案检索首页 > 法律研究 > 类案检索 > 详情

类案检索(挂靠):区分挂靠和转包,对承包人有何影响


【法律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一)(法释〔2020〕25号,2021年1月1日起施行)

第四十三条 实际施工人以转包人、违法分包人为被告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

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应当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第三人,在查明发包人欠付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建设工程价款的数额后,判决发包人在欠付建设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

 

问题:区分挂靠和转包,对工程承包人(即转包合同的转包人)有何影响?
典型案例:最高人民法院(2020)最高法民申1004号裁定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转包人):同创工程公司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转承包人):江某华

 

二审判决结果:

二、同创工程公司支付江某华工程款138 1983.82元及利息;

三、驳回江某华的其他诉讼请求。

 

同创工程公司再审理由:

同创工程公司不负有向江某华支付工程款的责任。

首先,涉案合同均是发包人仙女山公司与江某华自行协商并履行,同创工程公司从未参与,同创工程公司仅提供施工资质并在相关协议上盖章。发包人仙女山公司明知江某华挂靠同创工程公司,二者之间已建立事实上的建设施工合同关系,故江某华应直接向发包人仙女山公司主张权利,而无权要求同创工程公司支付工程款。

其次,根据同创工程公司与江某华签订的《内部经济责任承包合同》,江某华应承担发包人仙女山公司不支付工程款的风险。

 

最高人民法院裁判观点:

同创工程公司再审申请事由不能成立。
首先,同创工程公司与发包人仙女山公司签订了《总承包合作协议书》,又与江华签订《内部承包合同》,约定将《总承包合作协议书》所涉工程转包给江朝华承建。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同创工程公司分别与仙女山公司及江华形成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法律关系。同创工程公司再审申请认为江华与仙女山公司存在事实上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关系,该理由与事实不符,不予采纳。
另外,仙女山公司是否明知江华系借用同创工程公司的名义施工,并不影响同创工程公司与江华形成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法律关系的认定,不构成江华请求同创工程公司作为发包人承担支付工程款义务的法律障碍。
其次,经审查《内部承包合同》关于风险分配方面的内容,仅约定了江华系工程的内部经济责任人,对项目实施全过程负责并自负盈亏,并未约定仙女山公司向同创工程公司支付工程款的履约风险由江朝华承担。同创工程公司再审申请认为应由江华自行承担发包人不付款的风险,没有合同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最高人民法院判决结果:

驳回同创工程公司的再审申请。

 

//////////

 

 

和铭律师分析:

 

如案例二所述,江某华与同创工程公司的关系,决定了江某华主张工程款的请求权基础,也决定了同创工程公司的责任范围。一审、二审、再审三级程序中,同创工程公司一再主张该公司与江某华是挂靠关系,挂靠关系的内容是江某华借用同创工程公司的企业资质承揽工程,鉴于双方没有承包合同关系,同创公司对江某华没有支付工程款的义务。然而,该主张没有获得支持。
 

挂靠与转包的外观一致,均表现为承包人将其承揽的工程交由第三方完成,但是内部构造、法律适用具有本质区别。此案也提醒建筑企业,与他人合作之初,应当签订书面协议,界定双方关系,划清责任范围,明确付款条件。

 

(文/北京和铭律师事务所,转载请注明出处)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路万达广场F座18层 咨询热线:010-88696488 邮箱:zgls12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