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案检索首页 > 法律研究 > 类案检索 > 详情

类案检索:索赔逾期,仍可主张违约责任


《2017版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
 
19.1承包人的索赔
根据合同约定,承包人认为有权得到追加付款和(或)延长工期的,应按以下程序向发包人提出索赔:
(1)承包人应在知道或应当知道索赔事件发生后28天内,向监理人递交索赔意向通知书,并说明发生索赔事件的事由;承包人未在前述28天内发出索赔意向通知书的,丧失要求追加付款和(或)延长工期的权利;
(2)承包人应在发出索赔意向通知书后28天内,向监理人正式递交索赔报告;索赔报告应详细说明索赔理由以及要求追加的付款金额和(或)延长的工期,并附必要的记录和证明材料;
(3)索赔事件具有持续影响的,承包人应按合理时间间隔继续递交延续索赔通知,说明持续影响的实际情况和记录,列出累计的追加付款金额和(或)工期延长天数;
(4)在索赔事件影响结束后28天内,承包人应向监理人递交最终索赔报告,说明最终要求索赔的追加付款金额和(或)延长的工期,并附必要的记录和证明材料。
 
问题:索赔事件发生后,承包人未在28日内发出索赔意向,是否构成“逾期索赔失权”?
 
案例一:中铁十六局集团有限公司、北海市美凯龙置业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一审: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2017)桂民初4号判决
裁判观点:中铁十六局没有提供证据证实其已按照《施工合同》的约定向北海美凯龙公司提出过索赔主张,而北海美凯龙公司对中铁十六局单方提供的索赔材料均不予认可。由于鉴定机构出具的中铁十六局赔偿金额暂定为11354364.48元的鉴定意见,是基于中铁十六局单方提供的索赔材料并在不确定各分项索赔是否成立的情况下经计算提出的建议,因此,一审法院对鉴定机构出具的北海美凯龙公司赔偿金额暂定为11354364.48元的鉴定意见不予采信。
 
二审:最高人民法院(2020)最高法民终1156号判决
裁判观点:一审法院认定,中铁十六局无证据证明其已按照《施工合同》的约定向北海美凯龙公司提出过索赔主张,中铁十六局应当承担《施工合同》约定的“丧失要求追加付款……”的法律后果,并无不当。
 
类案:
(1)大连铭基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中铁十九局集团有限公司铁路修建合同纠纷案,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赣民终578号判决
(2)湖南省建银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与常德市西洞庭昌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湘民终211号判决
 
案例二:石嘴山市文化旅游广电局、中铁十八局集团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一审:宁夏回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2018)宁民初58号判决
裁判观点:石嘴山市广电局和石嘴山市旅游委自认案涉工程停工系因其资金不到位,其有关中铁十八局建安公司索赔已超过合同约定期限,丧失胜诉权的抗辩理由不成立。停工损失客观存在,且通过司法鉴定确定了具体金额。双方无争议的停工损失有6053976.65元。二次降水费用应计入停工损失中,参照《审核报告》酌定为30万元,两项相加6353976.65元,根据合同专用条款17.3.3,石嘴山市广电局和石嘴山市旅游委应赔偿给中铁十八局建安公司。中铁十八局建安公司主张的迟付工程款损失639667.69元、已付工程款延迟利息344506.69元、待建工程利润损失8452021元,不具有合同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二审:最高人民法院(2020)最高法民终188号判决     
裁判观点:案涉《停工报告》载明预计停工期限是2012年11月至2013年4月。期满后因建设方原因仍未复工。中铁十八局建安公司在2013年3月17日,也即《停工报告》载明的复工时间前,向建设方提交《关于五千年华夏馆工程停工相关问题的请示报告》索赔停工损失,具有合同依据。石嘴山市文旅广局上诉称中铁十八局建安公司未在合同约定的28天内索赔,已丧失索赔权,该主张不具有事实依据,不能成立。
 
案例三:湖南省第四工程有限公司、洪洞县交通运输局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一审: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晋民初31号判决
裁判观点:洪洞交通局主张,湖南四公司应根据合同约定的索赔程序主张权利,湖南四公司未在损失事件发生28天内提出索赔申请则丧失索赔权利。但双方当事人签订的合同文件中既有工程索赔也有违约责任的约定,上述窝工损失符合合同中关于发包人违约的约定,湖南四公司要求洪洞交通局承担违约责任赔偿其损失的诉请有法律及合同依据,洪洞交通局关于湖南四公司应按照索赔条款主张权利而不能按违约条款主张权利的观点没有法律及合同依据,一审法院不予采信。
 
二审: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法民终491号判决
裁判观点:洪洞交通局上诉称湖南四公司未按约定的索赔程序提出索赔,对此本院认为,双方在案涉合同中既约定了索赔程序,也约定了违约情形和对应责任,湖南四公司选择依照双方关于违约的约定及法律规定,主张洪洞交通局承担违约责任,并无不当。
 
案例四:湖北洪利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北京市政路桥股份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一审: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鄂民初29号判决
裁判观点:北京路桥公司依据案涉《通用合同条款》第23.1条向监理人翔飞公司提出索赔意向,时间自2015年6月11日起至2016年11月10日止,累计索赔申请共计6期,累计申请索赔金额2922441元;相关《索赔通知书》《索赔申请单》《索赔时间/金额审批表》等索赔资料,均经过监理人签证审批,同意上报洪利高速公司,并最终经洪利高速公司陈春林签字审核,最终核定索赔金额累计2854363元。综上,北京路桥公司因停窝工发生的索赔金额为323092619元+2854363元=325946982元(其中窝停工索赔截至时间2016年11月30日,四联钢箱梁停工索赔截至时间2016年11月10日);对于其申请索赔但未获洪利高速公司签字核定的部分,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二审: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法民终1585号    
裁判观点:一审法院结合上述事实以及洪利高速公司迟延支付工程款的事实,认定洪利高速公司应赔偿北京路桥公司停工、窝工期间损失325946982元,并无不当。
 
案例五:宏胜建设有限公司、兴义市威鲁公路投资建设有限责任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一审: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黔民初308号判决
裁判观点:宏胜公司并未丧失索赔权利。第一,《施工合同书》 通用合同条款22.2.4约定:因发包人违约解除合同的,发包人应在解除合同后28天内向承包人支付下列金额,承包人应在此期限内及时向发包人提交要求支付下列金额的有关资料和凭证。该条款并未明确约定超过期限提交有关资料和凭证,就丧失索赔权利,因此即使超过索赔期限索赔,宏胜公司并不当然丧失索赔权利。第二,根据查明的事实,宏胜公司于2014年8月1日起全面停工后,双方就结算等事宜一直有往来的函件、短信等,威鲁公路协调指挥部办公室还在黔西南日报上发出要求威鲁公路各标段进行清算移交等事宜的公告。到2016年9月,威鲁公司李总发短信给翁庆芳(宏胜公司的代理人)要求来做工程决算。说明双方一直就结算等事宜在进行协商,与威鲁公司主张的宏胜公司已丧失索赔权利也不符。综上,威鲁公司应根据《施工合同书》第22.2.4条的约定,赔偿宏胜公司相应的损失。
 
二审:最高人民法院(2018)最高法民终373号判决
裁判观点:威鲁公司关于宏胜公司因未在期限内提交相关资料而丧失索赔权利的上诉主张亦不能成立。一方面,《施工合同书》通用合同条款中并未明确约定宏胜公司超过期限提交有关资料和凭证,就丧失索赔权利;另一方面,根据查明的事实,宏胜公司于2014年8月1日起全面停工后,双方就结算等事宜一直有往来的函件、短信等,说明双方一直就结算等事宜在进行协商。
 
案例六:四川雅眉乐高速公路有限责任公司、攀枝花公路建设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再审: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申1182号裁定
裁判观点:本院认为,双方当事人虽在合同中约定“关于索赔:根据合同约定,承包人认为有权得到追加付款和(或)延长工期的,应按以下程序向发包人提出:①承包人应在知道或应当知道索赔事件发生后28天内,向监理递交索赔意向通知书,并说明发生索赔事件的事由。承包人未在前述28天内发出索赔意向通知书,丧失要求追加付款和(或)延长工期的权利;②承包人应在索赔意向通知书后28天内,向监理人正式提交索赔通知书。”但上述约定系当事人对于解决纠纷的程序性约定,并非权利的存续期间,雅眉乐公司关于攀路公司未按合同约定在28天内主张即丧失索赔权的观点不能成立,原判决适用法律并无错误。
 
和铭律师分析:
人民法院不支持承包人的索赔主张,主要原因是承包人不能举证证明由于发包人原因导致承包人停工、窝工、人工费增加、机械台班闲置等损失。反之,如果承包人证据充分,即使28日内未发出索赔意向,人民法院也可以从违约角度予以支持。另外,通过案例四、案例五可以看出,承包人能在28日内发出索赔意向,后续也能发出索赔报告,并能提供相应证据,这充分说明项目前期管理到位,后期诉讼才能“稳操胜券”!
 
最后强调:索赔事件发生后28日发出的只是“索赔意向”,意向书格式是“就某某事件,我司拟要求增加**价款、延长**日工期”,内容简单,最关键一点是“行动”!(文/北京和铭律师事务所,转载请注明出处)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路万达广场F座18层 咨询热线:010-88696488 邮箱:zgls12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