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案检索首页 > 法律研究 > 类案检索 > 详情

类案检索:按送审价结算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
(法释[2004]14号 2005年1月1日实施)
第二十条:当事人约定,发包人收到竣工结算文件后,在约定期限内不予答复,视为认可竣工结算文件的,按照约定处理。承包人请求按照竣工结算文件结算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
 
要点解读:
业内称之为“按送审价结算”,旨在制裁发包人不结算或拖延结算的不诚信行为,高效快速解决了工程结算纠纷。然而,承包人报送的送审价偏高或过高,按照送审价结算将侵犯发包人的合法权益,故本条应当从严适用,实际中也有大量败诉案例。

案例一:
一审: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皖民初9号民事判决

裁判观点:《建设工程施工补充协议》第五条第2项约定“杭州建工集团在工程竣工后1个月内向巨川房地产公司提交工程结算,巨川房地产公司应在收到杭州建工集团提交的竣工结算后2个月内提交给第三方审核并完成竣工结算的核对工作。逾期则视作巨川房地产公司即批准了杭州建工集团提交的竣工结算并以此为依据按协议约定向杭州建工集团支付工程款及结算款,逾期支付,巨川房地产公司承担违约责任及延付责任”,案涉工程于2017年8月9日竣工验收合格,杭州建工集团于2017年9月6日向巨川房地产公司报送《工程结算书》,当日巨川房地产公司授权的案涉工程项目负责人韦智林予以签收。
综上,依据现有证据,可以认定巨川房地产公司收到杭州建工集团报送的《工程结算书》后2个月内既未提出异议,亦未将《工程结算书》提交给第三方审核,更未在2个月内完成竣工结算的核对工作。因此,依照《施工合同司法解释》第20条的规定,应视为巨川房地产公司认可杭州建工集团报送的《工程结算书》,案涉工程造价应为139723301.81元。
 
二审: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法民终523号判决

裁判观点:综合全案证据来看,一审判决将《工程结算书》作为认定案涉工程价款的依据并无不当。
 
胜诉点:涉案合同约定了审核期限及不予审核视为认可的法律后果。承包人有效送达,发包人在约定期限未回复、未提出异议、未完成审核,人民法院按照送审价确定工程价款。


案例二:最高人民法院 (2018)最高法民终902号判决 

裁判观点:案涉《终止协议》第三条约定,昕安房地产公司在收到结算报告80天之内完成审核,若昕安房地产公司在此期限内没有完成审核,视为认可元力建设公司结算报告的所有内容。元力建设公司于2015年8月19日向昕安房地产公司提交《工程决算移交单》。昕安房地产公司于2015年8月20日在该移交单的接收人处签字并盖章,并于2015年11月9日向元力建设公司回函。昕安房地产公司回函元力建设公司的日期已超过双方约定的80天期限。原审法院以昕安房地产公司未在约定期限内予以答复为由,将元力建设公司提交的工程决算书作为案涉工程价款的结算依据并无不当。
 
案例三: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黔03民终5968号

裁判观点:《补充协议》第十条第2款约定:“工程结算完成时间约定:综合验收合格之日(注:如因甲方手续不齐等原因不能进行综合验收,则从工程完工之日视为工程综合验收合格之日)其90日内甲方必须给乙方办清结算,否则结算时间从综合验收之日起超过90日的,如因甲方单方原因未能给乙方结算的,乙方向甲方所报的工程结算总价款视为甲方已认可”,乙方仁怀三建公司于同日向溥阳房地产公司提交了金额为21758691.76元的竣工结算书,溥阳房地产公司未在约定的90日内与仁怀三建公司办理案涉工程的结算,亦未进行答复或对其提交的结算文件提出异议。根据《施工合同司法解释》第20条,仁怀三建公司提交的结算报告应作为确定本案工程款结算的依据。


类案:
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闽07民终1078号判决
日照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9)鲁11民终641号判决
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9)浙07民终214号判决 
 
胜诉点:涉案合同约定了审核期限及不予审核的后果,承包人有效送达,发包人期满未完成审核(未完成结算审定、未完成结算、发包人委托的第三方未完成审核),人民法院按照送审价确定工程价款。
 
案例四: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2019)湘民终891号裁定

裁判观点:涉案施工合同23.2约定:“总承包人(轻工业长沙公司)收到分包人(西北火电公司)递交的完整竣工结算报告及结算资料后并在分包人积极对对审的情况下,90天内给予审核意见。总承包人承诺尽快推动结算工作”,仅约定轻工业长沙公司接受竣工结算资料后应当在90日内给予审核意见,并未作出如在90日内不予答复则视为认可竣工结算文件的约定,涉案合同也未约定审核意见的具体形式。一审判决以轻工业长沙公司未在90日作出审核意见为由,认定轻工业长沙公司视为认可西北火电公司工程结算资料,进而认定本案工程结算款,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案例五: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琼民终411号

裁判观点:涉案合同均约定:新创设投资公司在收到毅图装饰公司的结算资料后,应在90个工作日内提出审核意见,毅图装饰公司对新创设投资公司反馈的审核意见持有异议,应在15个工作日内向新创设投资公司提出,否则视同接受新创设投资公司的审核意见。上述条文仅约定新创设投资公司在收到毅图装饰公司的结算资料后,应在90个工作日内提出审核意见,未约定新创设投资公司在90个工作日内没有提出审核意见的法律后果。故不能适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司法解释》第20条的规定,以毅图装饰公司提交的《装饰工程结算书》作为确定本案工程造价的依据。
 
败诉点:涉案合同仅约定了审核期限,未约定逾期视为认可,不产生“按照送审价结算”的法律效果。
 
案例六: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一终字第214号裁定

裁判观点:对于其中的“当事人约定”,不能简单理解为建设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GF-1999-0201)“通用条款”部分第33条第3款的约定。因为从该约定的内容看,“发包人收到竣工结算报告及结算资料后28天内无正当理由不支付工程竣工结算价款,从第29天起按承包人同期向银行贷款利率支付拖欠工程价款的利息,并承担违约责任”,并不包含“视为认可结算文件”的内容。视为认可结算文件,应当是双方当事人对此有专门约定,否则,适用上述司法解释条文就因缺乏合同依据而不当扩大了司法解释的适用范围,违反了我国合同法有关合同当事人意思自治的原则。一审判决将案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通用条款”部分第33条第3款的内容视为双方当事人对发包人收到竣工结算文件后,在约定期限内不予答复,即认可竣工结算文件的约定,属于认定案件基本事实不清,并因此导致不当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规定。雙骏置业公司有关双方当事人未在合同中约定,发包人在收到承包人递交的《工程决算书》28天内必须予以答复,因此即使超过28天后,也不能视为发包人认可该结算书的上诉理由成立。
 
败诉点:示范文本33.3规定发包人自29日起支付利息,但并未规定自29日起视为发包人认可竣工结算文件,故不产生“按送审价结算”的法律效果。
 
案例七: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提字第148号裁定

裁判观点:本案案件事实表明,双方当事人在《工程承包合同》并没有约定发包人收到竣工结算文件后,在约定期限内不予答复,视为认可竣工结算文件的内容。而且亿升公司自行编制的决算书,所依据的材料没有双方或监理单位确认的工程资料,也没有直接送交华莹公司经过双方协商核算确认,内蒙古高院在双方当事人没有约定收到竣工结算文件后在约定的期限内不予答复视为认可竣工结算文件,而且没有证据证明华莹公司收到亿升公司自行编制的决算书的情况下,没有组织当事人对亿升公司自行编制的决算书和华莹公司编制的结算书进行质证,依据《建设工程价款结算暂行办法》的规定,直接以亿升公司自行编制的决算书进行涉案工程款的结算,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
 
案例八: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申1075号裁定

裁判观点:虽然本案郭文军与鹏基公司之间没有书面合同,但基于双方之间存在的建设工程施工关系,原审参照适用《建设工程价款结算暂行办法》规定,以郭文军举示的经鹏基公司签收的结算书中注明造价26807215元,认定为双方争议的案涉工程的造价,符合民事诉讼证据规则,适用法律并无不当。
 
败诉点:人民法院审理民事案件,适用法律、行政法规,不适用部委规章,承包人依据规章主张按照送审价结算的,不予获得支持。北京高院、江苏高院、广东高院均有相同规定。实践中,也有不同判决,不代表主流。
 
案例九: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 (2019)川民申7052号裁定

裁判观点:朱福灿虽于2014年7月11日向江西六建公司报送了竣工结算书等资料,但根据原审查明,朱福灿的工作人员在2014年7月11日之后仍然陆续向江西六建公司发送竣工结算资料,对原结算资料进行补充和修改,故原审法院从中合理的推断双方仍对竣工结算资料进行协商、补充和修改并无不当。据此,原审法院认为本案不适用《施工合同司法解释一》第20条的规定,而采信鉴定机构依据双方形成的《工程量确认表》所作出工程价款鉴定结论系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
 
案例十:马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9)皖05民终1267号判决

裁判观点:和州建筑公司、刘禹锡学校所签订的合同虽是2013版《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但合同文本的内容与1999版《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基本一致,且从和州建筑公司、刘禹锡学校在和州建筑公司报送送审价后对签证单内容多次进行修改、核对及要求刘禹锡学校限期审计结束等行为来看,刘禹锡学校已经对送审价提出异议,故和州建筑公司仍主张按送审价进行结算,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不予支持,并无不当。
 
败诉点:涉案合同约定了“期满不予回复视为认可”条款,承包人送交结算资料后,不断进行修改、补充,推定发包人约定时间内提出了异议,不产生“按送审价结算”的法律效果。
 
案例十一: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法民终820号判决

裁判观点:北区合同第47.5条的约定“发包人自收到承包人结算资料齐全后并经审查后……若6个月内发包人无正当理由未完成审计定案,则视为发包人认可承包人提交的竣工结算价为工程的最终结算价(审计机构要求发包人、承包人补充资料的时间不计算在内)”。对此,苏中建设公司主张以其向金润置业公司报送的结算价为结算工程价款的依据,应当举证证明上述合同条款约定的条件均已具备,其承担的提交齐备资料等义务已经完成。金润置业公司向一审法院提交的第七组证据中工作联系单、2016年4月13日《滨江豪庭小区6-10号楼结算联系单》等材料,证明北区结算资料不全,需要施工单位苏中建设公司提供。即直至2016年,因苏中建设公司仍未提交全部结算资料,双方对苏中建设公司的结算报告仍在审核之中。无论是依据合同约定还是按照《建设工程司法解释》第20条的规定,案涉北区工程均不符合按照竣工结算文件计算工程款的适用条件。故苏中建设公司上诉请求以其向金润置业公司报送的结算价为依据结算北区工程价款,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败诉点:发包人有证据证明承包人提交的结算资料不全。
 
案例十二;攀枝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川04民终927号

裁判观点:《施工合同》约定:发包人收到承包人送达的结算书在30日内审核完毕,超过约定期限视同发包人认同该送审结算总价。《施工合同》系无效合同,而《施工合同司法解释》第20条适用前提为有效合同,一审法院依照上述司法解释规定进行判决,属于适用法律错误,本院依法予以纠正。
 
案例十三: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苏07民终3046号判决

裁判观点:《建设工程施工合同》35.1款约定:发包人收到承包人递交的竣工结算报告后28天内不予审定签字盖章的,视为竣工结算报告已被批准。本院认为,虽然涉案的施工合同无效,但不影响双方在合同专用条款第35.1款的上述约定的效力,连云港建筑公司请求按照其报送的竣工结算书载明的金额结算工程价款,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


败诉点:合同无效,是否影响“按送审价结算”的适用,存在两种观点。笔者赞同案例十三,不受合同效力的影响。

案例十四: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豫民终866号

裁判规定:发包人逾期不予答复视为认可承包人提交的竣工结算文件,必须在当事人之间有明确的特别约定,而且该特别约定应体现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专用条款中。而本案中,金程置业公司和建总工程公司在涉案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对此并未作出明确约定,仅在金程置业公司单方制作的《建设工程施工招标文件》中有相关内容,但《建设工程施工招标文件》的性质为要约邀请,该招标文件并非《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有效组成部分。在此情况下,一审判决直接根据《建设工程施工招标文件》的相关内容,将建总工程公司提交的竣工结算文件作为认定地下车库工程价款的依据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败诉点:招标文件约定了“按送审价结算”内容,但招标文件不属于合同组成部分。
 
案例十五: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鄂06民终1022号判决

裁判观点:依据《建设工程施工合同》通用条款第60条第3款的约定,收到文件和资料的主体是造价或监理工程师,而非发包人,故不能依据该条约定推定发包人泰凯电子公司收到工程竣工结算文件未及时回复即视作泰凯电子公司以默认方式认可华盛建设公司提供的结算金额;且在专用条款部分并无“发包人收到竣工结算文件后,在约定期限内不予答复,视为认可竣工结算文件的……”的约定,故发包人泰凯电子公司该抗辩意见成立。承包人华盛建设公司主张以其公司提交的《工程结算书》作为结算工程款的最终依据,证据不足。


败诉点:承包人未将结算资料有效送达于发包人,不产生“按送审价结算”的法律效果。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路万达广场F座18层 咨询热线:010-88696488 邮箱:zgls12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