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案检索首页 > 法律研究 > 类案检索 > 详情

黑白合同:如何辨析实际履行的合同

 


桂凯建筑公司与嘉乐房地产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桂凯建筑公司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嘉乐房地产公司

 

  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二审(2015)桂民一终字第56号判决

  最高人民法院 再审 2016)最高法民申1285号裁定

 

基本事实:

12006422日,桂凯公司与嘉乐公司签订567号楼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

22006613日,双方签署中标合同,履行备案手续。

32008510日,双方签订两份合同。第一份是重新确认2006422日签订的合同;第二份合同是签订81011号楼的施工合同。

 

再审理由:

2006年4月22日、2008年5月10日签订的两份合同属于无效合同,不能作为结算依据。双方当事人通过合法的招投标程序于2006年6月13日签订的并且已经在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备案的合同为有效合同,应当作为结算依据。

 

争议焦点:三份合同的效力,涉案工程的结算依据。

 

最高人民法院裁判理由:
  一、三份合同的效力

依据施工合同司法解释第一条第三项关于建设工程必须进行招标而未招标或中标无效的,应当依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认定无效的规定,桂凯公司与嘉乐公司于2006422日签订的涉及567号楼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因必须进行招标而未招标,违反了法律强制性规定,当属无效。

签订2006613日中标合同前,招投标过程中,桂凯公司与嘉乐公司即签订了2006422日合同,对工程质量、工程价款、工期等进行了详细约定。并且,同年54日,桂凯公司组织人员进场施工。以上事实表明在涉案工程招投标过程中,嘉乐公司和桂凯公司已就涉案工程由桂凯公司承建达成合意,违反了招投标法第43条关于“在确定中标人前,招标人不得与投标人就投标价格、投标方案等实质性内容进行谈判”的规定。按照施工合同司法解释第1条第3项的规定,2006613日的中标合同亦应认定为无效。

2008510日,桂凯公司和嘉乐公司签订了两份合同。第一份系重新确认2006422日的合同,由于被确认的合同无效,故该合同同样无效;第二份合同中81011号楼未进行招标;1-4号以及9号楼的中标无效且该合同的约定背离了中标合同的实质性内容,违反了招投标法第46条关于招标人和中标人不得再行订立背离中标合同实质性内容的其他协议的规定,故该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亦无效。

综上,一、二审法院关于涉案三份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有效的认定错误。
 

二、关于涉案工程结算的依据

桂凯公司主张应当按照施工合同司法解释第21条的规定,以备案的中标合同作为结算工程款的依据,但该解释21条适用的前提是中标合同有效。在就同一建设工程分别签订的多份施工合同均被认定无效后,按照施工合同司法解释第2条的规定,仍应参照合同约定结算工程价款。

具体参照哪一份合同,则应从平衡双方当事人的利益关系、便于审理的因素考虑,根据当事人的真实意思和实际履行情况决定。一、二审认定2008510日合同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亦是双方实际履行的合同,故以其作为工程款结算的依据是正确的。首先,因双方公司名称变更,2008510日合同重新确认了2006422日合同关于5-7号楼的约定。如果2008510日合同不是实际履行的合同,则双方没有必要在5-7号楼工程竣工验收前一个月再行签订确认合同。其次,2008510日合同更具有可操作性和可履行性。2006613日合同,相对于其他两份合同,约定较为简单,尤其对工程款预付款支付方式上只约定了“工程竣工前拨付工程总价80%”,这不符合关系施工方切身利益的工程价款支付的一般做法。而在2008510日合同中,双方详细约定了桂凯公司承建的工程的土建及装修价格每平方米单价、增加工程量的计价方式、施工方施工工程的具体范围、施工材料供应的方式及价格、工程款进度款的支付方法等等。第三,在桂凯公司承建中标范围内的工程期间,嘉乐公司又将同一小区的81011号楼工程发包给桂凯公司承建,但此前双方就81011号楼从未签订书面合同,直至2008510日。2009513日,81011号楼才竣工验收,亦可证明2008510日合同是实际履行的合同;第四,2008510日,桂凯公司、莫大飞向嘉乐公司提交了《景华苑房建工程造价及完成工程量价格汇总表》,其中标明的每幢楼的工程单价与2008年合同约定的单价相同,如果2008年合同如桂凯公司主张只是一份用于避税的合同,桂凯公司不会据此合同约定的价格要求发包方支付工程价款。

桂凯公司认为2008510日合同不是双方实际履行合同的理由,是该合同签订时其已经完成了95%的工程量,并且其不可能放弃有利可图的2006613日合同而去签订一份低于成本的合同,但2008510日合同签订时,涉案工程均未竣工验收,桂凯公司称其已经完成95%的工程量没有依据。桂凯公司亦未提交证明其自身成本的相关证据,不能证明2008510日合同的履行会低于成本,招投标法第33条所称的“低于成本”是指低于投标人为完成投标项目所需支出的个别成本,这与鉴定意见核算所依据的社会平均成本不能等同,故不能以鉴定意见作为认定涉案工程价款低于施工方个别成本的依据。因桂凯公司不能提供证据证明本案工程实际履行的是2006613日合同,其推测性的主张亦不能否定在案证据反映的实际情况,故其关于2008510日合同不是双方实际履行的合同的再审申请理由同样不能成立。

 

案例解析:

最高人民法院首先认定本案中标的备案合同无效,不能适用施工合同司法解释第21条。其次,深入分析2008510日两份合同产生的原因及具体内容,一份合同是确认567号楼仍执行标前合同,另一份合同是针对此前尚未签署合同的81011号签署了合同。综合合同内容、合同履行情况以及三份合同的逻辑关系,确认当事人实际履行的合同是2008510日两份合同,而非2006613日的中标合同。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路万达广场F座18层 咨询热线:010-88696488 邮箱:zgls12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