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案检索首页 > 法律研究 > 类案检索 > 详情

黑白合同:如何审查确定实际履行的合同

 

 

湖南湘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与湖南千足珍珠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

 

 
 

裁判要旨:对实际履行的合同有争议且又不能达成补充协议的,应当综合当事人的陈述、施工的实际情况、签约时间的先后、技术联系单、会议纪要等证据审查认定实际履行的合同。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反诉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湖南湘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反诉原告,二审上诉人):湖南千足珍珠有限公司

 

湖南省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 一审 2013)常民一重字第1号判决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二审 2014)湘高法民一终字第42号判决

最高人民法院 再审 2016)最高法民再123判决

 

 

基本事实:

12007427日,湘源公司与千足珍珠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双方约定由湘源公司承建“常德珍珠城加工观光厂房”土建、水、电、装饰等工程,设计图纸内的全部工程内容均为合同工程内容;承包合同总价款为6875000元,其中包括消防施工配套费60000元。

220075月,千足珍珠公司启动了邀请招投标程序,并编制了相应的招标文件。湘源公司按照招标文件的要求编制了投标文件,以投标总价6864000元的价格进行了投标。湘源公司在投标文件中根据千足珍珠公司提供的图纸,在将该图纸的部分工程项目抽出之后,就其余工程编制了工程人工、材料、机械数量(价格)汇总表、工程预(结)算表、工程造价表、主要材料汇总及价差调整表,并在编制说明中声明:2本工程未计算在内的分部工程项目有土方开挖、所有图纸所设计的保温工程、所有附属工程。

32007712日,千足珍珠公司发出中标通知书,通知由湘源公司中标,中标价格为6864000元。

42007717日,千足珍珠公司与湘源公司再次签订了一份《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该合同主要内容是:二、工程承包范围:土建、水电安装、装饰工程按图纸内的全部内容(室内涂料、消防不在内);五、合同价款:6864000

42007718日,湘源公司与千足珍珠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补充协议》,内容于2007427日《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一致。

52008715日,湘源公司向千足珍珠公司出具《后期工程承诺书》,第六条约定工程未计算增加的实际工程量另行计算

6、湘源公司于2007717日进场开工。2010410日向千足珍珠公司提交申请竣工验收。

7、20101020日,湘源公司制作《竣工结算书》及竣工结算资料,确认工程竣工结算总造价为13741753.74元。201188日,千足珍珠公司作出回复,认为该结算书与双方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实际发生的工程量不相符合,要求湘源公司按照原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原投标报价书等为依据重新办理决算,对原投标报价书中漏项项目作为增补项目、已报价未施工的项目作为扣减项目,其他事宜按原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相关法律规定执行。

8、201161日,工程验收合格

 

最高人民法院裁判结果:

1、撤销一审判决、二审判决

2、千足珍珠公司给付湘源公司工程款5069337.25元。计算方法:合同内工程量价款+合同外工程量价款+签证单价款+土建安装材料价差、人工工资调整款+冰灾补偿已付工程款。

 

争议焦点:案涉工程价款结算依据如何确定。

 

最高人民法院裁判观点:

本案中,千足珍珠公司招标文件确定的6864000元招标标底上限并没有按照全部施工图纸编制预算,湘源公司编制投标文件时所确定的6864000元投标总价也是参照千足珍珠公司招标标底的上限值而作出,该投标总价只是对施工图纸部分工程量编制的投标报价预算价款,对于其余项目则未编制工程预算价格也未进行报价,千足珍珠公司对于这一情况是明知的,并且双方还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专用条款第623.2款约定了“如工程(量)发生增加或减少,其价格按定额相应增加或减少价格”,应视为千足珍珠公对湘源公司投标报价工程量价款的肯定与承诺。此后,双方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补充协议》中约定“实际施工时与签订合同时的工程量发生变化,由此引起的费用,可按实际发生额相应增加或减少”,并且双方在《后期工程承诺书》中再次约定“工程未计算增加的实际工程量另行计算”,千足珍珠公司还在201188日对湘源公司的回复函中要求“湘源公司按照原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原投标报价书等为依据重新办理决算,对原投标报价书中漏项项目作为增补项目、已报价未施工的项目作为扣减项目”办理竣工结算。以上事实均进一步证明湘源公司与千足珍珠公司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所约定的6864000元工程价款只是施工图纸中部分工程量的固定价格,未包含投标报价之外施工图纸中的其他工程量的工程价款。

综上,本案所涉工程的工程款结算应按照双方约定的合同价款6864000元,加上施工图纸之外施工量即签证单部分工程价款以及湘源公司按照图纸施工的合同固定价之外的工程量价款,再扣减湘源公司对投标报价工程量未施工部分项目的工程价款的方法并结合双方的后期补充协议及相关政策予以确定。

 

和铭律师解析:

本案存在两份施工合同,最高人民法院首先认定这两份合同均无效。

第一份合同是2007427签订的标前合同,6875000总价款包括图纸内所有工程。第二份合同是2007717签订的标后合同,固定总价款6864000元,该价款与中标价一致,但约定的施工范围包括图纸内所有工程,而中标价只是对施工图纸部分工程量编制的投标报价预算价款根据招投标文件,施工图纸中未计算在6864000中标价中的工程包括土方开挖、所有图纸所设计的保温工程、所有附属工程。双方于2007718签订的补充协议的内容与标前合同一致,实质是强调仍执行标前合同。

发生纠纷后,当事人双方对实际履行那一份合同产生争议。千足珍珠公司201188回复明确表明按照招投标文件作为结算依据,增减部分据实结算。据此,土方开挖、所有图纸所设计的保温工程、所有附属工程不包括在固定总价款6864000中,属于合同外施工部分,单独另行计价。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路万达广场F座18层 咨询热线:010-88696488 邮箱:zgls12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