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案检索首页 > 法律研究 > 类案检索 > 详情

黑白合同:如何判断实质性内容


星华公司与荣盛公司施工合同纠纷案

 
基本事实:
1、2009年6月1日,星华公司通过招投标程序,向荣盛公司发出《中标通知书》,载明:“总承包价款为5600万元;工期为400天;工程质量要求符合合格标准。”
2、2009年6月6日,双方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以下简称施工合同),约定:合同采用固定价格合同,价款为5600万元。施工合同经所在区域建设工程招标投标管理办公室施工招投标备案。
3、2010年6月18日,双方签订《补充协议》。约定:2、承包形式为包工包料,实行平方米一次性包干,建筑面积固定单价。3、承包价格按建筑面积1500元/平方米计算,地下夹层单独计算。5、结算方式为按实际建筑面积结算,地下夹层部分单独结算,增加和减少项目的工程量均不另行计算。
4、荣盛公司于2009年6月21日开工,2010年8月3日提出工程竣工验收申请,2010年8月30日星华公司及有关部门出具了验收报告,该工程为合格工程。
5、2010年12月15日,双方签订结算单,确认总价5518万元。双方对此均无异议。
因星华公司欠付工程款,荣盛公司提起诉讼,请求根据施工合同的约定判令星华公司给付工程欠款及相应利息。

争议焦点:
补充协议对施工合同的变更是否构成《最高法院施工合同司法解释》所称的“实质性内容不一致”。

一审法院观点:
补充协议将结算工程的计价方法由固定总价变更为固定单价,明确约定无论增加或者减少项目的工程量,均不另行结算工程款,明显是对结算工程款的标准进行了重大变更,故根据《最高法院施工合同司法解释》第二十一条的规定,以施工合同约定的5600万元作为案涉工程的应付款。

二审法院观点:
补充协议虽然对施工合同在计价方式及是否根据工程项目的增减调整工程价款上作了变更,但并不构成实质性变更, 而且,从实际履行情况看,双方在施工过程中就是按照补充协议的约定履行的,双方在工程竣工验收后签订的结算单也是根据补充协议约定的方式计算出的工程价款,因此,应当按照补充协议的约定结算工程款。根据双方确认,工程价款为5518万元。

裁判解析:
《最高法院施工合同司法解释》第二十一条“实质性内容不一致”应当分为以下两个层次加以判定:
    第一个层次是合同中哪些内容属于实质性内容。按照学界通说理解,所谓合同实质性内容,是指影响或决定当事人基本权利义务的条款。具体到建设工程领域,一般指合同约定的工程价款、工程质量和工程期限。当事人经过协商在上述三个方面以外对合同内容进行修改、变更的行为,都不会涉及利益的重大调整,不对合同的性质产生影响,不构成实质性内容不一致。
第二个层次是准确区分“实质性不一致”与依法进行的正常合同变更的界限。并非所有就工程价款、工程质量和工程期限等内容进行的修改、变更都属于与 中标合同内容“实质性不一致”,而是要根据具体合同的实际情况予以判定。与备案的中标合同的相应约定相比较而言,只有上述内容的变更足以影响当事人的基本合同权利义务,才可认定构成“实质性内容不一致”;如果不一致的程度仅为轻微或者较为轻微,不会导致双方当事人利益严重失衡,则属于收到法律保护的正常的合同变更。
工程价款为例,应当综合考察另行订立的施工合同与备案的中标合同在工程价款的计算依据、数额、支付时间和方式等内容的约定,对是否构成在工程款方面的实质性内容不一致加以判断。
1、 如果备案的中标合同约定的工程价款的计算依据和数额均与另行订立的施工合同的约定相同,但后者在工程款的支付时间上作出了诸如大幅度迟延前者约定的支付时间、增加付款的批次等明显不利于承包人利益的变更,毫无疑问将对承包人获得工程款收益的基本权利造成重大影响,则应认定为实质性内容不一致。
2、 如果备案的中标合同约定的工程价款的支付时间和方式上相同,但在计算依据和数额上均与另行订立的施工合同的约定不一致,导致两者约定的工程价款相差过大、严重影响承包人工程款收益的,已应认定为实质性内容不一致。但也要区分导致合同重大变更的原因,如在合同实际履行过程中存在因设计变更导致工程量明显增加 或减少等影响中标合同的实际履行情况时,承包人与发包人经协商对中标合同的内容进行了相应的变更,那么,即使在工程价款、工程质量和工程期限方面的变更使 得其与中标合同中的相应内容在程度上存在重大差异,也应认定为属于正常的合同变更情形,按照当事人实际履行的合同作为结算工程价款的依据。
本案中,施工合同与补充协议约定的工程价款的支付时间和方式并无不同,但在计算依据上存在不一致,最终体现在工程价款数额上,按照施工合同约定固定总价为 5600万元,而根据补充协议的约定计算并确认案涉工程价款为5518万元,两者之间价款差额仅为约1.46%。基于建设工程过程的复杂性,这一差异应属 合理范围,不构成对荣盛公司利益的重大影响。
至于补充协议关于增加和减少项目的工程量均不另行结算工程款的约定,是当事人基于对建设工程施工过程复杂性的认识、权利义务对等的原则以及提高工程款结算效率等考量进行的约定,系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双方在案涉工程施工过程中实际履行的就是补充协议。 
因此,案涉工程不适用《最高法院施工合同司法解释》第二十一条,应当以补充协议的约定为依据结算工程款。
(案例来源:《民事审判指导与参考》,人民法院出版社,2014年第2辑。案例执笔人: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司伟法官)

编辑:北京和铭律师事务所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路万达广场F座18层 咨询热线:010-88696488 邮箱:zgls120@163.com